山高路险——跟着女儿去西藏之十八

十八、山高路险 过了金沙江大桥,进入藏区。道路变得又窄又险,这边紧靠泥石滑落的陡坡,那边紧贴浊浪滔滔的大河。前面一辆大货车出了事故,横堵在路上,越野车走走停停,终于从旁边绕了过去。 沿盘山公路上行,转过一个弯,路边出现一户人家,司机停下车子加水。坐在门口的女人喊了一声,很快跑出来三个小男孩,脸蛋脏乎乎的,一脸稚气 ,绕着陈师傅的越野车转来转去,这里摸摸,那里看看。妻子拿出路上买的李子分给他们吃,他们右手接一个,左手接一个,一声没吭,很快就跑走了。我猜想最大的那个小男孩应该到了上学年龄,很想知道在这前后不见村庄的大山深处他是怎么上学的。可是三个孩子已经跑到了家门口。 时常遇到藏民的牦牛大摇大摆走在路中间,态度傲慢,不肯让路。陈师傅说,一头牦牛要值一万多元钱,碰伤了它们会惹上麻烦 。汽车只能小心翼翼跟在后面 ,找机会绕过去。 每次看到那些坚韧的骑行者和步行者,心中总是产生一种莫名的感动 。越野车超越他们的那一刻,我也在心中仰视着他们 。他们一个接一个从我眼前闪过去,冲锋衣,头盔,太阳镜,炫耀出青春的光彩,就像一抹缤纷的彩虹。 路在悬崖峭壁之间延伸,从这边的山到那边的山,从这边的路到那边的路,山山相连,路路相通。从谷底上升到山顶,再从山顶下降到谷底,上上下下,来来回回。车窗外,高山,峡谷,河流,草原,森林,民居,蓝天,白云,尽情展示着变化之美。 7月31日上午到达“怒江72拐”,我又一次被深深地震撼了。站在山顶往下看,拐来拐去的道路就像是一个又一个巨大的“之”字连接在一起,悬挂在山坡上,一拐又一拐,拐的太急,拐的太多 ,拐的令人荡气回肠。陈师傅说 ,这里虽然叫72拐,其实并不止这个数,有人说是99拐,有人说是108拐,还有人说是218拐。 一路上,雪山作伴,江河相依,蓝天白云紧紧追随,不离不弃 ,我一直处于一种亢奋中。     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