汝湖记忆

  《汝湖记忆》    汝湖,没有湖。  它只是江南水乡小镇里一个及其普通的地名。  汝湖里有条河,自北往南穿过整个小镇,经马诸并入姚江,流向东海。  这条河,我至今仍叫不出来它的名字。  说不上来理由,在某个黄昏或者夜晚,总是会在不经意之间想起它。  想起那条河,想起那段客居的日子。    那年冬天,那是我生命里过过最寒冷日子。  因为经济上的原因 ,我离开家客居汝湖。至于选择它,事先没有任何安排,完全可以说是误打误撞的到来。  我租住的地方还算宽大,前间靠窗的客厅改成了工作室。  窗户很大很明亮,除了一扇门,几乎整面墙都是玻璃,是我喜欢的那种。  窗外面是小区的院子,长着许多树种 。就算是大冬天的,依然一片翠绿茂盛。  玻璃的正中间,刚好对着一株杨梅树。树冠很大,差不多张满了整面窗。  每次我一抬头就会看见它,冬天的北风一吹,远远的望去,像极了一幅动态的风景画,雅致极了。    对我来说,杨梅窗的家,给了我那段艰难日子里相当安静的温暖。  曾经,我走过许多地方,也在许多地方安过家。但好像从来没有一过地方象汝湖一样给我安静,让我慢慢地恢复力量。从而,走出那段泥泞 。    从小区往东不出百米,就是那条河。河面不宽,大约也就二十多公尺的样子。  河的两边是用整齐的石块垒成,河栏是一排大小统一水泥柱子连着。视角从近到远,从长到点,根本望不着尽头。  我最喜欢是在傍晚时走在河边。  这个时间段是人最少,也是最安静的 。  淡淡的夕阳漏过西边的屋角落在河面上,河水泛起的几缕银点,象极了我未来的某种光明,给人希望。    那段日子的生活状态是非常糟糕的。  我象极了在一个隧道里行走的人,明明能够看到隧道口的那抹光亮,但怎么走都走不出去。  有时会发呆,会若有所失 ,会无力的挣扎 ,会莫名的孤单,甚至还会强烈的疼痛。  每当这些情绪起来时,我都会走到河边 。沿着河栏柱不停地走下去,一直走到自己筋疲力尽 ,然后坐下来。  那个冬天,我已经记不起来自己走过多少次了。  后来每次想起,总会有另一个孤单的自己在河道旁,不停地行走着,不停地走着。那地方竟然成为我生命里一段隐秘的伤痛 ,深深地烙在骨里了。  而那条河,却成了我那时如影随形的一种安慰。    汝湖,真的没有湖。  它是我杨梅窗的家,是我生命里忧伤的那条河。  浪迹了那么多年 ,不就是想寻找到一个安定的住所,在一个温暖的环境里,过自己安心的生活,在安心里去爱和被爱。  现在想来,汝湖不是记忆,是根植心底已久的,一份心境,让人柔软。在当下嘈杂遍地的时代 ,我们需要这份心境,这种柔软。      赞